欢迎光临浙江省地理学会官方网站
当前位置:主页 > 学术交流 > 学术研究 > 正文

竺可桢:地理对于人生之影响

时间:2018-07-13 06:37 来源:竺可桢全集 作者:竺可桢 阅读:

地理对于人生之影响

(1922年5月6日)

 

      上星期六(四月二十九日)任叔永先生讲《科学与近世文化》里面说:“科学最显著的功用,在能制裁天然,制裁天然的第一难问题,却是距离(Distance),”任先生所说的距离,实在就是我今天所要讲的地理范围之内:中国常有“人杰地灵”一句俗调,把人放在地的前面,这或由于尊人起见;但绳之以科学眼光是不合的。因为地灵随有人杰,我们何尝听见过南北两极和赤道里边出过人杰呢?

    

       十八世纪以前的地理课本,都注重于形势、名胜、疆域一方面,换一句讲,地理两字,在那时候,全是政治地理的代名词,简直少有人讲及地理与人类的关系。十八世纪以来,研究地理的渐次转移他的目光到地理与人的关系上去。法国有孟德斯鸠(Montesquieu),德国有Alexander Von Humboldt和Carl Ritter,但人文地理的鼻祖要推德国地理家Ratzel了。他在十九世纪末叶,曾著《人文地理》(Anthropo—geographie)一书,把地理与人生之关系,讲得很透彻。里面大意是:地面上有各种地形,各种气候;无论那一种地形或气候,对于人生必有一定的影响。人生因所处的地位不同,人的性情体格,不得不适应环境而变迁:因此便生出文化程度高低的差异?推其原因不外两种:一,环境关系,二,遗传性关系。对于第二层,下次秉农山先生将有详尽的讲解?今天所要讲的,便是环境——最普遍最重要的环境,就是地理。现再把地理对于人生所生的影响分做二类:一,地形,二,气候。

    

      地形、气候二种对于人生的影响,很是显而易见?譬如我国本部人民同属汉种,但南方人与北方人的体格,已有不同。像粤东一带居民,其体格<少>[小],不如北方几省人伟大,且性情都比较好动,富冒险性,而缺耐久性。就是满洲人与西伯利亚之东胡人,虽属同种,但因为气候、地理上的关系,文化程度,差得很远,英伦三岛,以北方苏格兰人躯干为最伟大。上海之印[度巡]捕,看来很宏壮,但不得看作全印度人民都是这样,因为他们是印度北方本若省(或译旁遮普Bunjab)人,印度南方人(须)[却)矮小得多。可见同种的人,在异样环境之下,久而久之,其性情体格,便会生出差别起来:

    

      现在我先讲地形对于人生的影响,但地形又可把他分为四层来讲:(甲)山岭;(乙)平原;(丙)河流;(丁)海洋。

(甲)山岭

 

(一)山地对于生理  

 

       南美秘鲁(Peru)国,有一部居民,常住在一万五千尺高山之上,所以他们的肺量,非常发达。但一旦移居平地,不上几个月便害肺病而死。反转来说,在平原上人民到了山地,也有许多不便。英国人初次到西藏探险,目的尚未达到,大部分的人,统害不消化症,半途而返。因为西藏地势高峻,气压减低,水不到摄氏寒暑表一百度,便会沸腾起来,因此有许多食品像马铃薯之类,就不能煮得很熟。英国人肠胃,不适于此种环境生活,就要失其常态了。又如南美洲巴拉圭(Paraguay)国内巴拉圭河上居民,惯以操舟为生,所以臂力很大,但两脚没有力气,不惯登山,凡此种种,都因地理之影响。五官肢体,因受影响之不同,互为消长。就是达尔文所说:此种环境的影响,若年代久远之后,不仅关于本身,且可以传到后代。

 

(二)山地之于交通  

        地形主要的组织是山川,山多的国家,不利于交通,每做传播文明的障碍物。把中国来做个例:中国素讲闭关自守的,所以能保全这种主义的原故,不过因他三面是山,一面是海。北方有外兴安岭和阿尔泰山;西方有天山、昆仑山和帕米尔高原;南方有世界最高之山岭像喜马拉雅山;东面便是一望无涯的东海、黄海和太平洋。在海禁未开以前,比长江有如天限,对于偌大之太平洋,自然是“望洋兴叹”,不敢“问津”了。所以把便利不过的海洋,同高耸云霄的喜马拉雅山,一样看做传播文明的障碍物。

    

       至于山脉做交通的梗阻,更不消说得了。我国同印度虽是比邻,但从前来往,统是绕道间接的。汉明帝时,佛法人中国,是借道西域方面。晋朝的法元,从南洋到印度,舍近就远,不外是因有喜马拉雅山的阻隔。

    

      山脉阻绝交通,不但要看山脉的高低,而且山脉的断续,亦有关系。喜马拉雅山之所以能把中印交通完全隔绝,一方果然因为他是世界最高的山脉,一方面也是因为他连绵一致,没有残缺低矮地方,可以叫人超越。

    

      欧洲阿尔魄斯山(Alps),横亘东西,但他所以不致把南北交通隔离到尽绝,无非因为那山组里面的最高峰Mt.Blanc亦不过15780尺呎。且内中还有三条蹊路,最著的便是Brenner Pass,因此意大利、瑞士和德意志三国,依然能互通声息。从前罗马帝国所以能扩张他的势力到德意志、法兰西和英伦三岛,也无非全仗这三条小路。

  

(三)山地对于人口  

       多山的国家,土地总是贫瘠。其原因不外是山地泉流湍急,地面泥土,受泉水的冲荡,容易洗去。因此泥土非常浅薄,使草木无立足之地。草木既不能孳生,人口自然稀少了。

 

      就是在山上的气候,亦不宜于人口的蕃殖。意大利南方Sicily岛里面的Mt.Etna,是地中海旁岸的一座火山,有一万多呎高。山下官种橘子、柠檬等副热带植物;但一到二千五百呎以上,只合种温带植物,如葡萄、玉蜀黍之类;四千呎之上,只能于夏季种植小麦,大麦;到了六千呎以上,仅能给寒带植物生长;到了九千呎以上,终年积雪了,

    

       所以凡是山岭之国,食物不甚丰富,土地难施改良。要谋生存,只有叫人口减少。山地人口稀少的原因就在此。譬如以中国而论,人口密度最大在黄河和长江的三角洲上,因为这一带没有什么高山峻岭,人口因此加密。据最近调查,平均江苏每方哩人口六百二十人,山东六百八十人。但到山岭众多的省分,人口就少了,云南每方哩只有七十八人,甘肃七十二人:西藏更少,每方哩只有十四人。贫瘠地方,要保持现在些少人口,尚十分困难。将来人口增加,自然更难摆布了。于是又想出移民和一妻多夫制两个方法来减少人口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欧洲Alps山里面的居民,夏季回到本土耕种,冬季便往法、意两国名都大邑近旁去做工。挪威、意大利的山地居民,竟向海外迁移,散居南北美洲一带,不想再回本土。

 

前面都是讲的山地对于人生的不便,其实山地亦不是完全没有好处。你看什么金矿煤矿,藏匿在山地者居多。所以南美洲Bolivia国的居民,百分之七十二住在六干呎以上的高地,亦是因为该地矿脉丰富的缘故。其次供给木材,像现在江苏所用的木料,大部还取给于江西、湖南山上。此外山岭还有一种特殊功用,在能保存弱小民族。

 

      小亚细亚的亚美尼亚(Armenia)地方,居欧亚交通要道,从前希腊和波斯有甚战争,此地总是首当其冲。若不是那地多山,遇战争时,做他们的逃藏薮,居民恐早叫歼绝。因而他们看山地当做“世外桃源”,平原居民,反不及山地的稠密。此外像亚洲的不丹国,土地仅占一万七千方哩,欧洲瑞士仅一万六千方哩,夹在西班牙、法兰西之间的Andorra,仅一百方哩,意大利Apennine山中的San Marino国,仅二十四方哩?世界上面积最小的国家是在法境Alps山里面的摩纳哥国(Monaco),地方仅占八方哩,有常备军七十人。这些小国,依然能保持他们国家的存在,岂不是全靠那山岭的障蔽,人家得了他没有多大用处,没了他,亦没有多大亏损,所以能苟延残喘么?

 

       高地影响人民的生活状况,人口多寡,种族保存,在上面一一述过,下面要讲的便是平原。

(乙)平原

 

       平原的好处,大概人人都能知道、但是给人民利益究竟到如何程度?影响一国文化的力量多大?这便是我们所要讨论的。

 

       平原利益,大半在交通便利。我且先把欧,亚,非三洲来比较一下。亚洲平均高度三千三百呎,欧洲,一千零八十呎,非洲,二千零六十呎。照这样看来,亚洲地面最高,非洲次之,欧洲最低。地面高就是多山岭,不但河流湍急,难使舟楫,而且河流与河流中间,隔有山脉,难叫运河凿成一气。如亚洲西伯利亚有三条大河,流入北冰洋,因中间夹着阿尔泰山、兴安岭几条大山脉,不能和黑龙江、黄河,联络起来。南北交通,便生阻力。印度的恒河、(中国的)雅鲁藏布江,不能与珠江、长江打成一气,也是因中间有山脉横亘的原故。欧洲平地较多,几条大河,都有人工运河把他们联属。所以在地中海与北海,黑海与波罗的海,里海与白海之间,交通便利,商业兴盛。非洲平均高度,虽在亚洲下面,但因那地既无甚大山脉,也没甚广阔平原,不像亚洲一方面有耸人云霄的高山,一方面又有黄河流域平原、长江流域平原、西伯利亚平原和恒河、印度河流域一带平原。非洲全部几乎统是三四千呎的高原,故他的文化程度,反赶不上亚洲,相差得很远。

 

       交通便利,就能使人民言语统一。欧洲瑞士国,面积不过江苏三分之一,但国内通行语言有四种。西面近法,便通行法语,北面近德,便通行德语,南面近意,便通行意大利语,第四种便是罗马语。而且在这四种言语里面,又各分做若干种方言,口音各各不同。计德语有三十五种,法语十六种,意语八种,罗马语五种。莫非因为瑞士是山岭之国,交通不便的缘故?欧洲俄罗斯地面占全洲的大半,但是通行言语不过两种,无非因为欧俄是一望无涯的平原。即中国各处亦是如此。譬如以浙江省而论,严、台、处等地,山岭崎岖,多数人民,就足不出里门一步,老死不相往来,往往隔一个山头,言语便不相通。杭、嘉、湖呢?因为地面平易,不但三处言语相通,就与苏省江南一带言语也差不多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上面说过,高地非完全有害,谈到平原,亦非完全有利益的。一国建筑于广漠无垠的平原上面,各土风俗习惯都是一样,失其相互切磋,相互增益的功用,文化程度反没有什么进步。好像俄国据有全欧平原的一半,又据亚洲西伯利亚大平原,国内文化,反是充满守旧精神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上面又曾说,山岭偏僻所在,能保存弱小民族,转过来说,就是平原之地,容易造成广大国家。俄国西历一千五百八十年以前,还限于乌拉(尔)山以西,后来不过借Yermask一人的力量,带几千哥萨克兵,不上八九十年,至西历一千六百六十年,扩张领土到太平洋岸白令海峡。倘中间有高山峻岭,那里有这容易事情。

    

      以上把陆地一部分讲过,现须述他的河流和海洋。

 

(丙)河流

    

       河流之于运输事业,不待我来讲解,诸位早已明白。我们且看中国北方几省,处处都是康庄大道,南方几省,陆路不很讲究。南京和汉口,商业来往,不可说不忙碌,但到今还没有筑铁路的提议,可见南方运输事业,都注重在河流一方面。那河流的重要,显而易见了:其最重要的地方,在能使大陆和海洋衔接,把内地许多出产,独体发展的风俗习惯,携带到海外去;再把海外所特有而内地所缺乏的带回来,互相仿效,互相提携,河流促进文化的好处,就在这里。但在河流多的所在,往往像“鱼忘于水”的模样,竟不觉他的紧要。至于沙漠干燥之地,他们看待水草河流,有如西方乐土。所以在海禁未开以前,欧亚交通,都取道于小亚细亚地方的踢尔河(SYr Darya)及阿母河(Amu Darya)两条河。新疆气候干燥,地方多山,因此也把河流看重起来,所以新疆各道的名称,统是以河流为名,像伊犁道、和阗道、阿克苏道一类都是。非洲埃及,尼罗河位置在撒哈拉沙漠里面,但河流经过之处,土地非常肥沃,居民较别处更加繁盛,所以河流在于燥地方,功用更大。

    

      河流最紧要的一部,就是河口。像欧洲来因[莱茵]河至荷兰入口,法、德两国,时刻想占作己有。所以法国从路易斯十四把法国疆域,推至来因河东岸以后,直至拿坡仑的时候,因为要争取河口,和人战斗。当时他曾说:“来因河下游的肥土,半从法国境内带下去,所以法国应有管理来因河口的权利。”德国哲学家Treitschk。也曾说:“德国能得管理来因河口,胜吃面包。”两国争这地盘既这样剧烈,何以至今仍留在一个小小的荷兰国手里呢?这全是起于英国人的妒忌心,他以为法德任何一国据有这河口,都足以危及英国政策,倒不如交给弱小荷兰国去看管还比较好些。

    

      波兰国国土规画,完全根据威尔逊总统的民族自决主义。凡俄德两国以前割据波兰的国土,愿属之何国,听本土人民投票公决。独Vistula河口,居民多德国人,然而凡尔塞和议席上,竟纳波兰要求划归波国。其理由不过因Vistula上游,都是波国领土,若河口叫德人管住了,无异扼其咽喉,不是将来波兰,事事须仰人鼻息吗?

    

      其他像因Shelde河的河口,惹起比利时、荷兰的争论。美(国)因为要密士失比河(Mississippi)河口,不惜一千五百万巨金向法国收买路易那(Louisiana)省。俄罗斯占据黑龙江[北岸],就择肥而噬,把河口占为已有。好说世界各国大问题,一半起在河流身上。讲到此地,不免便要感想到我中国。我中国所有的好口岸,都被外人占据了。现今英美人又借了发展长江水利的好题目,在上海创设一个浚浦局,一意要想管理长江口岸。国人若再不早早看破,打消他们的奸计,长江虽在中国,恐怕多半权利多要归“万国公有”了!

    

      河流组织里面,杂有湖泽。湖的大部分利益,概在灌溉。然像美洲五大湖,能把大西洋和支加哥的交通联络起来。就是中国太湖、洞庭湖,除掉灌溉利益之外,还有一部分的航利。所以湖泽的利益,也是同河流差不多。

(丁)海洋

    

       河流刚已讲过,下面要讲到海洋。海洋中流处不必讲他,要讲的在沿海地方,比较上关于人民的影响重要一些。

    

      海禁未开以前,人民心理,不是说海外再没有别的地方,就是视海洋为畏途,仿佛看海洋是交通的大阻碍。现时却不然了,一地方文化程度的高低,反要和海岸线长短做个正比例。欧洲平均每二百方哩占海岸线一哩,亚洲每五百方哩占一哩,非洲每七百方哩[占一哩]。欧洲占海[岸]线最长,非洲最短,所以目前欧洲文化要算在三者之上,非洲文化在三者之下。

    

      再看,以前通都大邑,大半筑在内地。现今且逐渐移到沿海地方来了。总计美国城池居民在十七万五千以上的共二十个:五个沿密士失比河,五个在五大湖沿岸,沿海的倒有九个,在内地的只有一个,就是京都华盛顿。这华盛顿不放在沿湖沿海的地方,是有特别用意的。中国现有人口二十五万以上城池十九个:一个沿运河,二个沿黄河,七个沿长江,沿海的亦有九个。凡能使多数人民寄足的地方,经济状况,必较别地宽裕,文化亦将逐渐演进,那末海岸影响人民是很大了。

    

      但海岸可分为两种:(一)坦直平易,沿海少岛屿,如中国上海以北一带便是。(二)残缺深入,沿海多岛屿,如上海以南一带便是。前一种大概是由地面上升而成,后一种是由地形下降而成。同是滨海居民,因海岸折直不同,趋向也就两样。那威海岸多曲折,居民便于浮海,渔业因此发达。希腊、福尼基两国人民,海外最初就发见他们的踪迹,亦不过因居沿海,且海岸多曲折,而地土瘠薄之故。到德国北部、法国西部,海岸几平坦,情形就变更。一般居民,居在土地平易的沿海,只想耕耘种殖,不望海外跑。中国亦有同样的例子。舟山群岛以南海岸线残缺不齐,有像犬牙,影响所及,叫宁波人习于贸易,福建人专入海军,广东人远趋南洋,比之山东、直隶、奉天一带沿海人民老死(之)(户)下,能力大得多哩。

    

        凡沿海各地,容易和外人接触地方,本土语言,每易造成一种混合语体。像上海有所谓“洋泾浜”(Pidgin Engish)。土耳其语、意大利语产出一种混合语体。非洲南部有土语和英语合并的叫做Nigger English。其他通都大邑、商务繁盛区域,几莫不能少有这种现象。地利之能改易习惯风俗,可见一斑。

 

      今天演讲题目的第一部分——地形,已经约略讲完,那末现在要开首讲第二部分——气候了。诸位要知道人类颜色的不同,非原始人类固有的。印度棕色人种,原是阿利安(Aryan)种——白种。因身处烈日之下,要保身体的健康,皮肤表面,不得不生有一种颜色来抵抗,久而久之,变做先天的遗传性了。马来半岛人种,美洲土人,面部很像黄色人种,人种学家说是蒙古利亚种散布出去,因地方气候不同,所以从黄色变做红色了。各色人种,相去有这样的距离,其颜色上生差别。还有一说,最奇(似)的就是南部意大利人,较他的北部人亦要黑些。非但颜色上生差别,就是体格上亦分出大小。中国国内对于这种没有详细的调查,留美学生曾经(有)一次调查。大概山东、直隶一带同学,平均要比南方人民高一寸八分哩:体格上既有高下,嗜好亦各不同:盖他们生长在这气候不同地方,生物都两样,自然只能随地所好了。

    

       世界最冷地方,恐怕要推西伯利亚东北边的维克扬斯克(Verkhoyansk)了,冬季最冷的时候,到华氏零下九十度!就是正月天气,平均总也在华氏零下五十四度。你们想,南京今年一月二十日气候冷至华氏十度,已经算三十年来最冷的一天了,要在西伯利亚,算得什么。然而那地气候虽这样严寒,依然有人民住下。

    

       美国加省死谷(Death Valley)夏季的天气可算得最热了,酷热的时候,温度总在华氏一百三十度左右。去年南京七月天气,曾到华氏九十八度,一时觉得很难过,然在美国那地亦有居民。可见极寒极热所在,人类都能忍耐得,但要望他发达可就难了。一般惯热带之人,便忍受不得在温带冬季的气候。像非洲黑人,不能好好生长在华氏四十度以下的天气。又像惯居温带之人,不能打熬热带和寒带的天气。像白种人住下印度二三年,必须回国一次。又在非洲西海岸,有叫做“白人之墓”的称呼。凡此种种,足见人类抵抗力薄弱。但我中国人却不在此例!世界严寒酷热地方,可说都有中国人的踪迹:中国因政府不良,教育不兴,一般侨外同胞,大半落于下职。然而像开巴拿马运河的时候,外国的人,所不能打熬的,我中国人民,独能“孳孳不辍”,作工的效率,毫不减少:这便是外人所以看做“黄祸”的一点,亦是我中国人希望将来发展的一线曙光呵!

    

       气候的要素可分做温度和雨量两种,温度高低、雨量多寡,于一国文化发展很有关系。譬如寻常植物,像小麦、人麦,必有华氏五十度的天气才得生长(米)(稻)与茶叶所须温度更高,若冬季平均温度在二十度以下,就不能种(米)[稻];冬季平均温度在四十度以下,就不能种茶。人类的食料,既大部取给于植物,畜类牛羊猪马,又靠植物度日,所以植物能否蕃殖,为我们人类生死存亡的一个大关头:若温度太低,五谷不能滋生,人民谋生太难,只求度过日子就算好了,哪里还有从容不迫的时间去研究各种学术呢?别说去研究学术,哪里有这些求之不尽的出产品来供给逐渐繁多的民族呢?结果弄得西伯利亚人口率不得增加,北美北部的哀斯启瘼(Eskimo)人的文化,依旧迟留在渔猎时代。不但气候寒冷,不适于文化的进步;就是气候过热的地方,亦同样有阻止人民竞进的潜力:一因动植物生长过易,用不着人民化心思才力去打算,已经供给足够了,那人民心思才力既没有用着处,自然没有进步。像非洲南部的“木客”(Bushman),还是全顺着天然过他们的日子。二因生理上的关系,法国民族,在欧洲亦可说是奋发有为了,但一到(南太平洋)(西南印度洋)Mauritius,便志气痿垂,和土人同病:英人在印度,在非洲亦有同样的趋势、可见文化不发达,不是全系人种关系,所处的位置,亦有极大的影响!

 

       那末极寒极热两带,都不是文化舞台,文化舞台,当在温带。温带既没有像寒带的这样严寒,足遏灭动植物的生长,又没像热带的这样酷热,助动植物生长太快,叫人坐而得食。温带有适合的温度,虽不至于使动植物完全不能生长,但若不好好假以人工培殖,加上一番垦殖喂养的工夫,专是袖手旁观的这样过去,可也要做饿死首阳山的同伴了。于是使人民存着一种希望和忧惧,一步步底迫他们前进。

    

      但虽是同居一温带之下,因距离海洋的远近,在大陆东西的方位不同,气候便有两样。地理家因就分出“大陆气候”和“海洋气候”两种。大陆气候雨量稀少,寒暑变更剧烈,在夏则酷热,在冬则寒冷。海洋气候比之慈母,无论冬季夏季,昼间夜里,都是给居民一点和蔼可亲的温和之气。现今且把欧亚两洲实地来比较一下:

    

     欧亚虽说两洲,实是一洲,不过因为温带多西风,欧洲在大陆西面,满受海洋的影响,故为海洋气候。亚洲在大陆东面,受不着海洋影响,故为大陆气候。伦敦在北纬五十一度三十分,冬天正月气(候)[温],平均合华氏表三十八度一分。中国黑龙江的爱珲在北纬四十九度五十分,与伦敦纬度相差有限,但正月平均在华氏表零下五度四分。又如罗马在北纬四十一度五十分,正月气(候)(温],合华氏表四十四度二分。北京纬度较低,(平均)在三十九度五分,正月平均温度合华氏表只有二十三度五分。爱珲,和北京,可看作“大陆气候”的代表,伦敦和罗马可看作“海洋气候”的代表,相互比较下来,可见得中国冬天,要比欧洲冷得多!

    

     这冬天的冷暖,同文化又有什么关系?要晓得沿海各口岸,每受天气寒冷的影响,入冬便封冻江面,商船不得泊岸,于一国经济上,实有重大的不便。所以俄国自从大彼得以后,惟一目的就是要得一终年不冻的港,因为这个缘故,时想南下。在十九世纪中叶,与英、法、土耳其有克利米之战(Crimean War)。二十世纪初叶,又有日俄之战。耗费金钱,牺牲人命,莫非为要一终年不冻的港口。

    

     欧洲与亚洲相比,亚洲最北的终年不冻港口是秦皇岛,在北纬四十度;欧洲最北的终年不冻港是那威的卑仁港(Bergen),在北纬六十度。照这样看来,欧洲已便宜了二十度的纬度。假使欧洲天气亦同亚洲一样,凡是北纬四十度以北的沿海港口,到冬天一概冰冻起来,那末法国的马赛,德国的汉堡,英国的伦敦、利物浦,一年当中有四五个月冻僵在冰里,他的商业、工业、交通还能够发达?

    

       能使动植物生长,温度固宜适当,雨量亦应调节。使植物能得充分发达,每年平均须有二十寸至八十寸的雨量。过少,要成沙漠现象;过多,植物生长太快,亦不适耕种。有这个标准,我们回头去看民国九年,北方几省,何以成旱荒。北京常年雨量,平均总有二十六寸,但在那年仅得十一寸,适合沙漠中状况。再看江苏,去年何以歉收,江苏常年八月里面平均雨量是五寸,去年八月,因为经过二次的台风,雨量增至十寸半,结果弄得田亩变成一片汪洋,到处灾荒满目,闹成目前江苏经济恐慌的现象。

    

     今天讲题到此已算结束。下次是由秉农山博士演讲“人类天演”问题,于地理上不无关系。所以在此再讲些人类关于地理学的进化。

    

     人类最初发祥地,当在南洋群岛爪哇一带(记者按:荷兰人种学家Dublois在此掘得最初人类的骸骨)。因为原始人类,既不能利用天然,更无能力生长在生物稀少的寒带,只有就近热带,凡事仰给于天然,才能度得无知无觉的快乐生活。但若要说到进化,这班人民早先失败,所以古代文化最发达地方,于非洲在他的北部尼罗河流域,于亚洲在黄河流域和小亚细亚。美国耶鲁大学的教授恒丁登(Huntington)说:一国文化高低,视气候而定。一个地方气候变化没有一定,那地文化才有进步,因为凡居这种环境之下,不得不想出种种方法,做“未雨绸缪”的预备。可见:环境在一方面逼迫人民劳其手足,困其心志,在他方面就叫你有发展地步,这才能在文化舞台上占一位置。我中国既为世界文化发祥地之一,而且地形、气候,统有保持文化先进国的优势,欲达到这个目的,只在人民努力做去。这责任不在别人,就在我们一辈子!

 

编者注:

本文刊于《史地学报》2卷1号(1922年11月)1—12页。系作者于1922年5月6日在南京中国科学社举行春季演讲会时的讲演记录稿。原文篇名下署“竺可桢博士讲  庄耋璋记”。讲稿曾先在1922年8月刊于《科学》7卷8期。经作者作较多修改后,重刊于《史地学报》,故以《史地学报》稿入编。

 

本文摘选自《竺可桢全集》第1卷(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,2004年07月第1版)。

 

 


 

 

 

 

 

(责任编辑:秘书处)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没有了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