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浙江省地理学会官方网站
当前位置:主页 > 地理科普 > 地理学家 > 正文

山川之子 运河之忆———谈陈桥驿先生运河研究的学术贡献

时间:2015-05-18 13:32 来源:光明日报 作者:张环宙 阅读:
陈桥驿先生 资料图片

    浙江大学终身教授陈桥驿先生是我国著名历史地理学家,以对《水经注》的研究而被誉为当代“郦学”泰斗。陈先生在历 史地理学、郦学、历史地图学、地方志和地名学研究、古都研究等方面均造诣精深,成就卓著,在海内外享有崇高的学术声望。陈先生的一生与大运河有着难解之 缘,他一生勤勉,笔耕不辍,饱含着对大运河及该流域历史地理等的无限热爱,为大运河文化挖掘、传承与研究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。

一、为浙东运河“取名”,开拓性地研究浙东运河变迁

    一般来说,“大运河”所指的是从北京自北而南沟通杭州的这条运河,有时也被称为“京杭运河”。但实际上它还跨过钱塘江,经绍兴、余姚而直达 宁波。由于钱塘江以南的河段开凿甚早,被人们称为“浙东运河”,常被排除在大运河之外。浙东运河是我国有记载的迄今尚存的两条先秦古运河之一,西起杭州萧 山西兴,东至宁波镇海招宝山入海口,全长205.6公里,至今仍是宁绍地区河湖水运和运河水系的主干水道。

 

    作为“绍兴籍文化人中的一员”(陈桥驿:《浙东运河史》序),陈先生是国内较早对“浙东运河”进行研究的学者之一,对流经家乡的浙东运河倾 注了很多的精力。早在1986年,受当时历史地理学界前辈史念海先生的嘱咐,陈先生在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《运河访古》中发表《浙东运河的变迁》一文,从 历史地理视角对浙东运河的区域变迁进行了详尽的阐述。至于文中所称的“浙东运河”,据陈先生撰文称,其实是一个约定俗成的名称。1956年后,陈先生在省 内高校担任地理系的经济地理教研室主任,每年都要带领一个班级的高年级学生和教研室教师,在浙东地区(包括若干丘陵区和舟山群岛)作为时近两月的田野实 习。他曾用两条腿步行整个浙东地区,从杭州钱塘江边的西兴码头一直走到宁波镇海的招宝山下。行走在运河沿岸时,陈老带队的师生们称这些大大小小的河道为 “浙东运河”。

    2014年,邱志荣、陈鹏儿两位先生以“浙东运河”这个约定俗成的名称,撰写出版了我国第一部比较系统完整的浙东运河史著作——《浙东运河 史》。邱、陈两位老师曾参与过陈老主编的《中国运河开发史》一书的编著工作,从浙东运河的提法到治学观点,一定程度上都受到了陈先生前期研究的影响。陈先 生也欣然为《浙东运河史》一书作序,并评价此书为“以浙东水环境为基础的区域百科全书,为中国大运河申遗成功献上的一份厚礼”。

二、为中国大运河正名,为大运河的文化遗产保护作出独特贡献

    中国大运河是农耕文明时代国家级的标志性工程,是中国伟大的生态文明工程,就申遗角度而言,其包括京杭大运河、隋唐大运河及浙东运河,地跨京、津、豫、冀、鲁、苏、徽、浙8省市的35个城市。其申遗过程本身就是一个创造历史的过程。

    2003年7月,九三学社北京市委机关报《九三北京社讯》发表了九三学社社员王昆所写的《关于京杭大运河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建议》,被媒体 称为我国最早提出大运河申遗的建议,并迅速引起全国关注和各运河城市纷纷响应、社会各界广泛支持,申遗建议最终被有关部门采纳。2006年,由全国政协委 员、文史专家等150余人组成的考察团开始进行历史上第一次全局性调研活动,从北京出发抵达杭州,千里走运河,从长度上丈量了这条历史意义重大的河。“我 们的大运河,除了通航作用,还有历史价值和文物价值,它是世界其他运河所不可比拟的!”作为考察团成员之一,时已84岁高龄的陈先生如是看待中国大运河的 价值与研究地位。陈先生以留住历史文化遗产的根脉为己任,不辞辛苦,一路走,一路看,一路思考,一路建言。每到一地,陈老总要详细询问种种数据,时不时地 要与介绍情况的当地同志交锋几个回合。5月24日,经过反复修改最后达成一致的《京杭大运河保护与“申遗”杭州宣言》正式发布,这也意味着京杭大运河保护 与“申遗”工作全面启动。

    随着研究工作的不断深入,大运河的深厚底蕴和辉煌历史被层层剖析。2007年6月20日,有学者建议将隋唐时洛阳的运河段也扩充进来,京杭 大运河于是“扩容”为中国大运河进行申遗。此后,陈先生和诸多专家多方呼吁,要求将浙东运河也纳入中国大运河申遗的范畴。但这种要求和呼吁绝对不是出于一 己私利,而是有着充足的理论支撑和事实根据。早在2003年,陈先生就提出了“浙东运河”是中国大运河南端这一观点。2005年,陈老在《南北大运河—— 兼论运河文化的研究和保护》一文中详细指出,“必须特别指出的是,我国的南北运河,除了上述北段以外,还有从杭州越钱塘江经绍兴到宁波的一段。……浙东运 河如上所述,其中不少段落是先秦运河,原是我国最古老的运河系统之一。”陈先生重申长期以来对南北大运河的看法:这是一条沟通南北的伟大运河,它北起北 京,南到宁波,事实上是“京甬运河”。2008年11月,经过多方的最终努力,浙东运河最终被正式列入中国大运河申遗范围,改变了此前学术界把杭州作为大 运河最南端的看法,确定了宁波是大运河的最南端以及大运河与“海上丝绸之路”相连的观点。2013年,京杭运河与隋唐运河、浙东运河一起,以“中国大运 河”的名义被公布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,联合申报世界遗产,总长约3200公里。2014年6月22日,在卡塔尔多哈举行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 38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上,中国大运河整体成功申报世界文化遗产,也最终形成了今天完整的中国大运河概念。

三、为中国大运河立传,补充了全域性基础研究的薄弱环节

    中国运河史发端甚早。从古至今,关于大运河的历史文献资料浩如烟海,但关于中国大运河全域性的基础研究工作还相对较为薄弱。在境内外已经出 版的关于大运河的专著中,属于严谨考据、系统整理历史文献和通过田野调查完成的专类研究书籍并不多。其中,《中国大运河史》(中华书局2001年版)、 《中国运河文化史》(山东教育出版社2006年版)等属于不同阶段的运河研究集成代表作。

    2008年,陈先生受杭州市委市政府委托,邀请当前国内对历史上运河开发素有研究的一流学者,共同编纂出版了从历史地理学角度对运河进行深 入研究的学术性著作《中国运河开发史》(中华书局2008年版)。该书分黄河北侧运河、山东运河、里运河、关中豫东与皖北皖中运河、江南运河、大运河杭州 段、浙东运河、灵渠等篇章,非常系统地梳理了中国大运河的河道变迁、区域环境和社会风俗等,堪称中国大运河首部百科全书。

    在《中国运河开发史》序中,陈先生对运河、大运河、Canal、Grand Canal等概念进行了溯源,引经据典,说明了“运河”一词在 北宋已经使用,按时代实早于西方的“Canal”。而Grand Canal的释义却有两条,其一是中国的南北运河,其二是意大利的威尼斯运河。并风趣地 写道“以特地在此一提,对一些不大注意国际行情的人打个招呼。”他继而指出,我国是世界上最早存在运河(当然包括灌溉运河)的国家之一,我国古代的运河开 发,其实要比流行的传统说法复杂得多,所以要查清它们疏凿的具体年代是很困难的。陈老指出,中国运河的“开发”包括“开凿”,但不等于“开凿”。中国的运 河之中,有大量河段都是在天然河流的基础上加以人工的疏凿整治而成的。疏凿工程在平原河网地区可能轻而易举,但是在山地丘陵之中,为了便于航运,也有必要 疏凿天然河流,工程就非常艰巨。以历史见未来,通过编撰《中国运河开发史》,陈先生希望我们在为运河自豪之余,也能够对古人开发利用运河的经验教训有所思 考和借鉴。

原文刊登在《光明日报》(2015年05月16日 11版)http://epaper.gmw.cn/gmrb/html/2015-05/16/nw.D110000gmrb_20150516_3-11.htm

(作者系浙江外国语学院教授、浙江省地理学会副理事长)

(责任编辑:秘书处)